番外4 甘草[futa史尔特尔x女博士]

 

  前言:

  1.我大概都不好意思写这个前言。但至少我是写完了没有人可以拒绝艾尔登法环,也没有人可以拒绝无期迷途,我只是犯了每个女人都会犯的错罢了!

  2.这篇很甜。没了。

  3.那我还是再说一下。原计划是写屑博出轨凯的,但某一天下班我坐在广场上等同事买饮料的时候,我看向三月下午六点笼罩着薄雾的天空,还是决心站起来,买了一束橙色的玫瑰花。生活已经那么苦了,你他妈就少写点NTR吧小原苍叶子。

  —————正文—————

  温暖的房间荡漾着冰淇淋蛋糕的香甜气味,浴室与卧室交界处半透明的白磨砂玻璃后,隐约透着一具曼妙躯体的轮廓。史尔特尔坐在软卧中,缓慢地伸出舌尖舔舐叉上的香草味冰淇淋,胸腔升腾起一股与冬天冰品反季的炽热。

  她们身处于罗德岛本舰停靠的一座移动城市,房间的装潢一眼就能看出是高档的酒店。史尔特尔让腰肢软下,靠在身后的靠枕上,拢了拢浴袍,捕捉到水声的停止,饶有兴趣地盯着浴室的门。

  “呜哇,你怎么在这里。”裹着浴巾、擦着湿发的博士一推门,看到史尔特尔正对着她坐着,吓了一跳。她以为史尔特尔早就上了床,但是她确实嘀咕了恋人的热情。

  “都怪博士,你太诱惑了。”

  史尔特尔拉住她的手,轻轻一拽让博士跌入她的怀里,自然而然嗅起博士身上的香味。与自己一样的沐浴露气味,更让史尔特尔有种奇妙的占有感。她从鼻腔里轻笑一声,微弱的气息打在博士敏感的锁骨,让博士震颤着嘤咛。

  “别……”

  “邀请我过来……”纤细的手指在她的腰侧游离,“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呃、呼呜……”

  是啊,她究竟在干什么呢。原先的那些借口——说什么为了获取更强的战力,为了拉拢干员们的心……那些所谓坏女人的做派,到底是给谁看的呢。

  到头来,自己还是沉溺在肉欲里无法自拔吗……

  腰肢被史尔特尔有意留长的指甲刮过,激起博士停不下来的颤抖。她的欲情很快被点燃,在与史尔特尔约会时早就幻想着今晚的激情,能这样也是理所应当吧。

  “等、等一下……”

  嘴里已经被史尔特尔伸入一根手指。闻言,史尔特尔恶意搅动了一下博士口中的食指,搅得柔软的肉舌缠绕起透明的唾液:“嗯?”

  “冰淇淋、要……化掉了……”

  “啊啊,你说这个啊。”

  史尔特尔撑着沙发,带着笑意望着故意岔开话题的博士。真是,连这会儿还红着脸嗫嚅着说不出话,只会让人觉得欲拒还迎的。

  “嘿咻……”

  史尔特尔伸出手,端起那价格不菲的冰淇淋蛋糕。看来,在房间的暖气下,还剩一半的草莓蛋糕上的冰淇淋球已经开始化了,泛着细密小泡的冰淇淋液粘腻地滴下,在史尔特尔一不小心的时候落在博士裸露的上腹。

  “吚呜……”

  下意识发出了惊叫,紧接着博士发现史尔特尔眼神晦明难辨地按住那冰淇淋,缓缓地用指腹拖拽出一条线来——浓腻的香甜气息荡漾而出,莓果的醇香直往博士鼻子里钻。只见好像博士也被莓果感染了一样,脸颊红得滴血。

  “不、不行……那是食物……”

  博士混沌的脑袋很快意识到,自己即将被当做冰淇淋蛋糕一样的存在被吞吃,可是她已经无法阻止史尔特尔了。史尔特尔修长的两指插进蛋糕里,挑起尖如小山的冰淇淋,将那粉白的山峦与博士胸前两座宏伟的乳肉相亲。冰凉的触感让博士呼吸更为急促,温热的体温却正在慢慢融化冰淇淋,浅粉的奶油沿着博士飘上红晕的乳肉,一滴…一滴……缓慢地淌下。

  细嫩的皮肤被冻得粉红,又被粉红的奶油涂上,已然分不清是谁被染色。史尔特尔热烫的舌尖划开微凉的桎梏,温差让博士娇吟出声,腰肢不可控地往上一顶,被史尔特尔另一只手控制住:“别动。”

  “呜、哈啊……”

  虚浮的眼神逐渐望向天花板。粗糙的舌苔,逆着奶油滴落的方向,缠缠绵绵地贴上博士的柔乳,沿着曼妙的曲线,饱含情欲地舔过。温热的吐息,吹起微微凉气,温度的对比让博士的身体更为敏感,愈发因为乳缘的隔靴搔痒而贪图更深的刺激。

  “史尔、特尔……哈啊、呜嗯……”

  甜腻的乳香气味荡漾在房间内,纯粹的食物被染上情欲的滋味,沿着博士的鼻腔一路浸润了她混沌的大脑。这几天来的疲惫,仿佛都被史尔特尔的爱抚所淡去。

  “博士,我们已有两周——”

  “呜、嗯……”

  被史尔特尔这样一说,博士才想起,她确实是已快两周没有过性生活了,就连自慰,印象里也没有做过。最近凯尔希像是被按了什么开关一样,在维多利亚事件之后一直鞭策着博士干这干那,美其名曰博士已经上手了罗德岛的大部分业务,要加紧节奏把先前落下的都补完。

  是啊……这阵子都那么努力拼命了,稍微放松一下也好吧……

  “呜嗯~”

  史尔特尔的手抚过她的腰肢,舌尖带着奶油,惩罚性地舔咬了一口博士挺翘的嫩红乳尖:“不专心。”

  “哈啊、对不起……嗯……”

  酥麻酸痒的感觉从乳尖一直散发到脊柱,博士那双代表着冷静和理智的浅灰色双眼逐渐变得迷醉,角膜被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在史尔特尔熟稔的手法之下,博士很快抛下了那些世俗的身份。在史尔特尔身下的她,只是单纯一个渴求爱欲的女人罢了。

  “呜……呼呜……”博士的双手往上攀去,浅浅勾住了史尔特尔的腰肢,像猫咪一般软软地拨蹭着她敏感的腰侧。史尔特尔的呼吸因为她的小动作而变得略显粗重,她的身体反射性地躲了一下,接着她伸出一只手按住博士不安的手,抓着它摁在沙发上,随即吻上博士的嘴唇。

  淡奶的香气散发在两人唇齿之间,略微粘稠的唾液在两位女性的口中互相交织、缠绕,水果的清甜味伴随着史尔特尔的味道,温和地侵略着博士的口腔。缠绵到牵扯出透明的丝线,史尔特尔才满意地抿起唇瓣,复而伸出舌尖舔舐嘴唇,将博士的馥芬也纳入口中,双臂撑着沙发望着博士晕红的脸颊,勾唇一笑。

  “博士,只是这样就发情了吗?”

  稍微有些超过的情话,反倒刺激了博士的受虐心。她浅浅咬着唇瓣偏过头,仿佛不愿意接受。但史尔特尔再次俯下身,鼻尖蹭着她冒出细细薄汗的锁骨,纤细的手指绕着博士的大腿,潜入博士的秘贝之间,不出意外触到一片粘腻。

  “哇,博士。”史尔特尔直起身子,坏心地抽出手指给博士看,“你怎么都湿透了。”

  此言一出,博士恨不得捧起自己眼前两团丰乳、将发烫的脸埋进去。她怎么知道!或许是太久没有做的关系,她刚才洗澡时发现或许约会那会儿已经湿了。更别说现在在史尔特尔的身下被她挑逗了那么久……

  她的身体早就违背了她的想法,被她们调教成了适合摇尾乞怜的宠物,偏偏坚韧的精神还为她树立起让人玩不厌的特性。就如史尔特尔再平常不过的一次触碰、一次抚摸、一次附耳,都足以让博士脸红心跳、呼吸急促。

  指尖再次回到博士同样充血泛红的私处,富有弹性的花蒂在她的指腹下被搓圆捏扁,催促着紧致的洞口分泌出更多潺潺爱液。中指在博士欲拒还迎的喘息中浅浅探入,伴随着博士粘膜反射性的紧缩,粘腻的体液沁入史尔特尔的指纹,浸润她握剑却没有生茧的手指。

  由于博士的身高比史尔特尔高那么些,导致这副画面看上去更为淫靡——略显娇小的少女却强势地压在白发女人身上,肆意撩拨着她的欲火,手强硬地掰开女人丰盈匀称的大腿,将那白皙的肌肤蹂躏出一个个微红的指印。

  “呃……”

  身下娇躯微颤,两只膝盖不由自主并拢,这让史尔特尔的动作一顿,狡黠地笑着:“哦?博士这就不行了吗?”

  “不是,很久都……哈呜!”

  中指无视了博士的抗议,几乎是被那口贪吃的穴给吞咽下去,裹挟着粘腻丰沛的爱液将史尔特尔的手指小小地吮吸着往里引去。与此同时,博士的身体微微一僵,随后瘫软在靠垫上,嗓子里溢出软乎乎的喘息。

  那夹杂着甜腻和欲拒还迎的呻吟,撩拨着刺激着史尔特尔的神经,让她失控地倾斜另一只手,将更多的冰淇淋滴在粉白的肌肤上。

  “要化了……不行……哈、啊……”

  对那些拒绝熟视无睹,史尔特尔俯下身,专心舔舐起甜美的冰淇淋。乳尖的凸起裹着甜味的白浆,满溢而出的奶味仿佛催眠了史尔特尔,让她不禁幻想起博士那对丰满柔软的巨乳里是否也能酿出如此美味的佳酿来。

  而且,佳酿还不止这些。在史尔特尔“辛勤劳作”的花园里,也正酿着清甜的蜜液。稠滑的淫液顺着史尔特尔的指纹,一路濡湿了她的掌心,随着史尔特尔的抽插抠弄不断拍打到博士的股沟与臀瓣之上,仿佛整个人都置身于这份粘腻之中。

  “呜嗯!”

  为了撷取肌肤褶皱中残留的奶油,史尔特尔稍微用力咬着吸吮了博士的乳尖,立刻身下的人就挣扎起来,被史尔特尔皱眉摁住。她明白博士喜欢接近凌虐的感觉,最好的证据,便是愈发热烫的肌肤,和紧缩而起的肉壁。

  对性格强势的史尔特尔而言,她很喜欢博士所有秘密一览无余的支配感。尽管女人可以撒谎、可以口是心非,但她的身体反应却从来不会骗人。

  史尔特尔舔了舔唇瓣,美味的冰淇淋被博士的香汗与荷尔蒙催化得更是绝品。缠绵的情丝慢慢融化了博士的理智,让她不可控地开始幻想起过会儿与史尔特尔的事情。她会用什么姿势呢,她还会像以前一样恶劣地欺凌她吗,还是会顺着今天甜蜜的气氛一直温柔下去呢。

  “哈……进、来……史尔特尔……”

  请求的语调尽管上扬,却低声下气。博士的甬道被挑逗得如同成熟透顶的果子,一捏一碰就会破开表皮,溢出来不及吸吮的果汁。内腔也在她下流的幻想与手指的刺激下扩开,一吸一吮地想要吞下更大更粗的东西。

  “好贪。”史尔特尔用食指弹了一下博士被吮吸到嫣红的乳尖,换来博士的一声娇喘。史尔特尔将冰淇淋放在一旁,解开浴袍的绑带,露出那殷红的肉棒,立马吸引了博士的视线。

  “咕咚”,吞咽口水的声音格外清晰,究竟几时那么贪欲了呢?博士被史尔特尔的肉棒坏心地抽打,硕大的蘑菇头轻轻拍在博士满溢着爱液的花瓣上,激起“啪啪”的声响,前液与淫液混在一起分不清你我,只是齐心协力地增加润滑。

  “不……哈……”

  自下而上,龟头从博士的会阴向上,硬且有韧性的伞头滑上博士冒出脑袋的阴蒂,就着旁边的爱液摩擦、打转。区别于手指的揉按,刺激更小却更能激起深层的欲望。啊……明明差一点就能插进来……

  意识到的时候,博士的手指竟然已经圈上史尔特尔的肉根,还意图往自己的穴里塞去。她瞬间涨红了脸,看都不敢看史尔特尔那副饶有兴趣的表情。不断滴落蜜汁的穴口一张一翕,她渴望到快要受不了了。

  “嗯呜……快些……”

  “博士,我想起来第一次的时候。”史尔特尔稍微弯了弯腰,让头部缓缓陷入软糯的穴口,“你做到后面,都口齿不清了,还让我戴套呢。”

  “呃……”博士扭动着腰肢,渴望吃下更多哪怕一厘米的肉棒,却被史尔特尔牢牢锁住腰,动弹不得。她不得不扬起带雾的眼睛,听史尔特尔说完。

  “现在,要我戴吗?”

  史尔特尔恶劣地抽出一部分的肉棒,本就紧致的甬道没有吞下多少,如今渴望许久的物体竟要退出,肉穴立刻紧缩,过多的淫液反而把心心念念的肉棒挤了出去,惹得博士咬着唇几乎都快哭出来。

  “不、不用……射进来就、好……快……”

  “射进来啊?”史尔特尔嗤笑一声,复又缓慢地顶入,“万一怀孕呢?最近,凯尔希把你看得可紧了。”

  “不会……嗯、啊啊啊!”

  “噗嗤”一声,肉棒重重插入到博士的体内,飞溅而出的汁液混杂在刚才的体液里。史尔特尔拽着她的胳膊,让博士支起身子靠在沙发扶手上,快速顶入她被折叠的身体里,非常规的体位让甬道更为紧致。

  “哈、啊啊!”

  久违的快感让博士尖叫出声,过快的呼吸吞噬了她的话语,柔嫩的肉迸发出更强的吸力,咬住肉棒,都快在史尔特尔的抽插中形成真空。欲罢不能的快感迅速席卷了博士的全身,酸软的那处恰好被史尔特尔的肉棒顶端顶着摩擦,除了叫出更多呻吟、流出更多淫液以外,博士束手无策。

  “吸着呢,这么想要我射进来啊。”

  史尔特尔按着她的双肩,被更矮小的女孩子包围起来的背德感不禁让博士闭上了眼。她却没想到闭上眼后更加强了她的幻想,因为扭曲的身体此时就好比一个飞机杯,被史尔特尔肆意玩弄的……飞机杯。

  尽管,被满足的是自己。是贪欲的她啊。

  兴奋让她的乳尖变得更红更肿,同样也被史尔特尔发现。史尔特尔伸出手捏住她的乳尖,拇指将硬硬的乳头压在食指边缘蹂躏,三指抚弄着乳肉,仿佛给母牛榨乳一般的姿势,偏偏刺激了博士的受虐心。

  “不行…… 别这样……”

  嘴上断断续续说着拒绝,可她下方的肉穴还紧紧包裹着史尔特尔的性器,一刻不停地吮吸着史尔特尔分泌而出的前液。史尔特尔喟叹一声,手按在她的下腹部,挑发地问:“就那么饥渴吗?你的子宫。”

  “对哦、啊呜……对不起……”

  忽然加快的抽插速度打断了博士的话语,博士只能头抵着扶手、皱起眉头半推半就地承受史尔特尔的热情。史尔特尔的手心与肉棒温度给予了她内外的刺激,不知不觉中她的体温也随之升高,泌出不少香汗。

  史尔特尔托起博士瘫软的身子,就像她膣内的软肉一样方便摆弄。湿粘的掌心碰到博士的后背,博士自然明白那些粘腻来自于她自己的爱液与汗水,一个劲在心里责怪自己的淫乱,但却只能咬着唇瓣,从鼻腔呼出急促的呼吸。

  “还是这样符合你的性子。”

  史尔特尔笑着躺下,忽然就变成骑乘的体位,博士不知所措地捂着她饱受蹂躏的双乳,不安地扭着屁股蹭起史尔特尔的胯部。她明白史尔特尔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

  “怎么,不是很想要吗?”

  史尔特尔将她抬起,两条洁白的玉腿之间滚落下一缕透明的爱液。细小的泡沫纠缠着两人的结合处,里面还不断溢出新分泌的粘液,证明博士的身体有多么堕落。

  史尔特尔的食指刮起她大腿内侧的粘液,又让敏感的博士一阵虚弱地颤抖。史尔特尔缓缓“哼”了一声,故意在博士面前端详着液体的粘稠度,牵出丝线再抹到博士的小腹,在博士愈来愈快的喘息里沿着肚脐往下……

  “别这样……史尔特尔……”

  “怎么了,想要,就自己拿啊?”

  又是一滴,水滴状的晶莹体液,将刚才的水痕重新滚过。嫣红的唇瓣反射性地夹紧,却没办法阻止它的滚落。羞耻至极的博士闭起眼,驱动身体往下坐去。

  “呜……哈、哈啊……啊……”

  两人的耻骨牢牢贴在一起,整根肉棒全都没入到博士的体内,将她下降的宫口又强硬顶了回去。嫩滑的肉唇紧紧裹着肉棒根部,随后再跟着博士身体的起伏而放松,再随着下一次的下落,亲吻上史尔特尔性器的根部……

  “呜、这样,好累……哈啊……”

  博士只起落了十几个来回,便示弱起来。她捂着自己的双乳,另一只手没有办法着力,只是虚虚地浮在沙发上,双膝也因为空间的逼仄而无法舒展。不过正是如此,她的身影就像陷入在狭小的沙发里,陷入在史尔特尔专属的包围圈里一样。

  “我还没有感觉呢。”

  史尔特尔的手指往博士被爱液濡湿的唇穴而去,指甲搔弄起她的大小花瓣,甚至浅浅刺探着被肉棒撑满的穴口。博士的腰肢重重往下一沉,似乎卸了力气,唯独脚趾与手指痉挛着蜷曲起来。

  “把屁股摇起来啊。快。”

  史尔特尔扬起手,黏糊糊的巴掌发出“啪”的一声巨响,痛楚从博士的屁股层层深入,连紧绷的穴都受到了刺激一般。博士的腰猛然挺直,双眼瞪大“嗯唔”闷哼一声,颤颤巍巍地提起腰臀,又因为速度太慢挨了史尔特尔一掌。

  “啊,原来博士是喜欢被抽打着做啊?真是,只有跪爬在地上的牲畜才会被一边打一边干活吧。”史尔特尔恶劣的凌辱话语钻入博士的耳廓,激得她脊骨发麻,浑身颤着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见状,史尔特尔更是想要欺负她。

  “快点,动啊。”巴掌七七八八落在博士的屁股、腰椎、大腿上,猜不透下一次抽打会在哪里,博士的神经完全绷紧,不敢怠慢史尔特尔,两条匀称的腿打着颤,不断伸直、弯曲,双手只能撑着沙发,任由两团丰满的乳房上下翻飞,软乎乎地轻拍着史尔特尔的胸口。

  太糟糕了,这副样子,真的有如妓女那样淫乱。过分的姿势的动作,如同针刺,扎着博士脆弱的大脑皮层。电信号飞快流窜在博士的神经中,反馈成欲仙欲死的快感。瘙痒的软肉被史尔特尔坚挺的性器恰到好处地剐蹭,除了将自己的身体沉得更深、被挖掘更多快感以外,她什么都想不了了。

  “呜、我……哈啊……”

  光裸的背脊忽而挺直,浅灰的眸中垂下一滴泪水,禁不住汹涌的快乐而微微上翻。史尔特尔见差不多了,顺着博士的动作往上一顶,粗壮的性器沉沉叩开她的肉穴,重重顶在博士的宫口。

  “吚呜呜呜呜!!”

  “叫什么,明明被开发那么多次了。”

  史尔特尔嘴上不饶人,身子却向后撤了点。博士那双手抓紧身下浴袍的样子不像是假的,今晚还很长,史尔特尔并不打算那么快就把她玩坏。

  娇躯颤抖了好几下,不出意外是达到了高潮。博士双膝无力,几乎整个人都快趴在史尔特尔身上。史尔特尔稍微让她休息片刻,便双手掐住她酸软的腰肢,引导她重新起伏。

  “不要……呜、慢一点……”

  “你要是再拒绝我,就把你后面也塞上东西。”

  这威胁果然有用。博士瞪大了眼摇着脑袋,汗湿的白发也跟着晃荡。史尔特尔心下一晒,谅博士也不敢再有所抵抗,放心大胆地肏弄起来。

  那仿佛要刺穿子宫口的力量,重新被史尔特尔用在了对敏感点的折磨上。一股热烫透明的阴精从博士的宫口一泻千里,直浇得史尔特尔一阵酥到骨子的麻。史尔特尔稍稍放缓节奏,忍住那股冲动,复又按着博士继续。

  “轻点……呜……史尔特尔、史尔特尔……”

  博士垂下脑袋,额头的刘海垂落在史尔特尔锁骨,弄得她很是瘙痒。反复的颠弄让博士的头翘起,又再落下,把她脸上的泪痕都颠得歪歪扭扭。史尔特尔勾起她的下巴,让博士更凑近些,温柔地亲吻上去。

  温热的舌深入到博士的口腔中,把她方才来不及吞咽的香津柔情地吮吸走,味蕾夹杂着情欲的气息催促博士配合史尔特尔的动作,起伏着灵活地使用着上下两张小嘴,紧紧吸吮着史尔特尔。

  “呜、嗯哼……”

  翻涌的丰满乳肉如同洁白的蛋奶包,汗渍从细嫩的毛孔之间散发出催人动情的气味,攀岩而上的青紫血管更显得两团白花花的乳肉突出,上面点缀的可爱乳尖,还牵扯着半透明的乳白冰淇淋液,像是落雪红梅一般妖艳诱人。史尔特尔微微低下头,用一侧的虎牙轻轻撩拨过敏感软嫩的乳尖,尖尖的牙齿配合轻柔的动作,让博士根本分不清是疼,还是如同蚂蚁噬心的瘙痒。

  她的脑袋里装不下更多的了,现如今所承受的就快把她逼疯。她希望史尔特尔干脆地咬下来,用那虎牙来责难能从苦痛中挖掘快感的自己,希望又细又窄的小管道被史尔特尔咬得被迫挤压,一种类似被吸吮乳汁的新鲜快感就会流遍她的全身。

  可是史尔特尔没有那么做。她显然很明白怎么让博士高潮不断,可是她更明白怎么才能调动博士的M性,用恰到好处、循循善诱的甜头让她越陷越深。不止是胸口的乳尖被玩弄,另一边没有人宠幸的肌肤上,残留的奶味挂在肌肤表面,随着时间推移变得粘腻。两人的亲密接触让肌肤不可避免地黏连在一起,每当分开,每个毛孔都变成了新的敏感点,微小的瘙痒聚集在一起,变成难以忽略的焦躁。

  她的子宫口被顶弄得酸软不堪。原本狭窄的甬道被史尔特尔粗壮有力的性器撑开,每寸褶皱都尽职尽责地超负荷工作,试图用粘膜之间的收缩来达到取悦对方、使其快速射精的目的。而看看那渴求精液的部位又在干什么呢,短而富有韧性的宫颈,不出意外在三浅一深的高频率抽插之中沦陷。快要达到生理极限的宫颈半推半就地被塞得很深,周边敏感且不为人知的粘膜也跟着被扩展开,柔韧地包裹起史尔特尔的冠头前方。

  史尔特尔抱紧了博士,两人之间的接触更紧密,自然而然肉棍也进入得更深,激发了博士一声软了骨子的娇吟。手扶着博士诱惑背沟的末端,无名指悄然陷入被爱液泡软的股沟。一瞬间,软乎乎湿唧唧的后穴就被探到。

  “不、不可以、那里,呃、啊噫呀呜呜呜啊啊啊!”

  姿势受限,史尔特尔只埋入了一个指节,但这足以掌控博士。史尔特尔的手指向上朝内勾着,而下身坚硬的肉棒还朝着她专属的肉便器多汁小穴内插着。那节不速之客无名指就像是控制小动物的鼻勾,牢牢制住了博士的任何试图逃离的小动作。

  任谁都不能在这层层叠叠的凹凸淫肉中摸索出一条持久的妙计,饶是史尔特尔也不行。她不想煞风景地更换姿势,哪怕是丝毫的缓慢乃至停滞,都像是在香草冰淇淋上撒了过量彩色糖珠一般无趣。

  她明白博士的迫不及待,虽然再这样把博士的软穴操到脱水也不错。但既然是送上门的大礼,她还是想留存有那么一丝感性给博士,至少不能把她干到失神,这样未免也太无聊了。毕竟,那指挥官脱了兜帽的曼妙躯体,和不符合变声器的娇软呻吟可不是每天都能有福气享受的。

  “博士,好像尤其喜欢这样嘛。看啊,这里都缠绕得这么紧了。”她彻底把博士推倒在宽敞的沙发上,满意地欣赏着博士恍惚的模样,“听到了吗?啪叽啪叽的,下一位入住的客人坐在这里,也会闻到博士这骚浪的发情味道吧。”

  “不要,求求,不要说……太、太羞耻了呜呜……哈……”

  嘴上说着羞耻,摇着头抗拒,可是明明那口肉穴就咬得更紧,双腿明明都快失去力气,还颤颤巍巍地抬起来夹住我的腰肢。博士,口是心非,也要有个限度吧!

  史尔特尔直起上半身,让自己更好施力。她撑起沙发,指甲嵌入到布料的纹理之间,训练良好的体能在打桩机的体位上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啪啪啪不绝于耳的水声与肉体拍打的声音,依旧压不住博士绷紧身体发出的尖叫。她的两条双腿都快抽搐痉挛,另一边的小穴都来不及喘息,就被带进再下一波的高潮中。

  “接好、呜……博士,魔族的精液,马上就要灌满你了,给我好好接住……!”

  “啊、呜呜呜会的、嗯咿啊啊啊啊……最喜欢被史尔特尔射满、子宫里每个地方都会好好咽下的……呜、噫嗯啊啊啊啊!”

  天生为了品味性爱快感的身体缠上史尔特尔,在浓精冲破尿道,暖流奔涌而入的那一刻,博士攀上了迄今为止最强烈的高潮。同时,史尔特尔咬住她的唇,粗暴强硬地与她接吻,封住了她剩下的淫言浪语与过快的呼吸。身与心都被填满的愉悦让博士感到全身血液超速奔流,双眼一片空白,几乎快要失明。

  “呃、啊咿……”

  紧缩不断的小穴上方,鲜为人知的小孔也抽搐着。此时博士下体的肌肉已经无暇顾及其它,于是一股浅黄的暖液无人阻拦地从中流淌而出。博士羞愤欲死地想咬住自己的唇,却被史尔特尔的舌头打断。她于是也不多想,沉溺在了甜美的吻中。

  “呜嗯……”

  “嗯……哈啊……”唇齿分开的时候,牵扯的水丝暧昧地掉落在她们俩之间。史尔特尔伸出手指,半挺直身体,连带着半软的肉棒在她的体内滑动了一寸。她用指尖刮起那点儿唾液,带着调情意味地抹在她的锁骨上。

  “要去洗澡吗。”

  “……现在还……不想。”

  “哦?”

  博士望着她,微微叹了口气,闭上眼朝着史尔特尔的胸前蹭去:“这样就好,让我再待一会儿。”

  “好。”

  博士节奏不稳地喘息着,刚才过渡的体力消耗让她脑袋发晕。闭上眼再醒来的时候,估计体内的液体都会被清理干净,而自己穿上洁白的睡裙,躺在罗德岛宿舍里了吧。这是史尔特尔不为人知的温柔,并且只对于她。

  “那个。”

  博士的手指牵扯上史尔特尔的,像是小孩子的勾指头。史尔特尔被她的动作和话语吸引,手指回应着她少见的调皮动作,抛去了刚才逢场作戏的恶劣腔调,慢慢地问:“嗯,怎么了?”

  “生日快乐。”

  史尔特尔似乎有点小吃惊。她眨了眨眼,冗杂的记忆里划过许多关于“生日”的陌生片段,最终她停留在了现在的这一刻。

  她没有言语,抱紧了怀里的博士。她也终于有属于她的一片回忆了。

  —END—

1 Comment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